首页 → 政策资讯

非洲2017年经济风险情况和未来预测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7/2/6 9:16:00   

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处13日报道,英格兰及威尔士特许会计师协会(ICAEW)发布2017年非洲经济风险情况和未来预测,以下为全文,供出口非洲的供应商参考。

英格兰及威尔士特许会计师协会(ICAEW)日前发布了一份名为《非洲2017年经济风险情况》的报告,研究了非洲2017年主要经济风险、各国机遇和营商环境等问题,文章认为非洲经济将表现如下特点:

一是经济稳定性是重要风险,包括粮食价格、汇率、通货膨胀以及南非信贷降级等风险;

二是中国经济发展变化和美国总统选举将影响非洲成功参与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持续性;

三是政策环境有待改善(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情况尤甚,毛里求斯、卢旺达和博茨瓦纳有所改进)。

总体而言,西非和南部非洲的增长前景仍然疲软,2017年GDP增长率为2%或更低,东非经济体的前景较为积极,预计增长率将高于6%。
 

1  经济稳定性存在风险

2017年,非洲将面临一系列内外部风险对经济稳定性影响。从国内角度看,未来一年通货膨胀加速存在多种潜在来源,包括汇率波动、财政疲软和粮食价格波动等。

更高的食品价格将是2017年南部和东部非洲通货膨胀的主要因素。过去一年的长期干旱导致粮食价格大幅上涨(特别是东非和南部非洲)。饥荒预警系统网络(FEWS)已对东非提出警告,在连续几年低于平均生产率后,南部非洲主粮价格压力仍然很高。

其他通货膨胀风险来自当地货币疲软和收入价格效应。尼日利亚、安哥拉等主要石油生产国将继续保持外汇流动性紧缩,迫使进口商在平行货币市场上换汇,以抑制通货膨胀压力;工人将找寻更高的收入,但某些国家财政对公共部门工资水平设置了限制;燃料价格和水电气等价格变动也将导致了管理成本增加,从而带来财政压力,增加通货膨胀风险。赞比亚和加纳的财政巩固将导致通用成本上升。

部分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SSA)国家收支状况仍面临压力,特别是美国加息可能性等不利外部因素,是非洲货币对美元走弱的原因。

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也导致部分国家主权信用评级面临下调压力,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加蓬等主要石油生产国尤其明显。南非作为非洲最发达经济体,也面临主权评级下调压力,不稳定的政治局势也加剧了对南非经济的担忧,主要评级机构可能在短期内将南非降为“垃圾级”,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南非的主要银行信用评级也可能下调,这将迫使他们减少储备,降低利息空间。南非银行已进入邻国经济体,整个区域将受到南非主权降级的影响。

鉴于南非四大银行,标准银行、巴克莱非洲、FirstRand和Nedbank等分别在20个、12个、11个和9个非洲国家有业务,一些金融风险或通过对子公司支持的减少和扩张计划的放缓而传染至其他国家。虽然公共货币区(CMA1)国家被传染的可能性最大,但在金融部门已经面临巨大压力的其他国家(如安哥拉,3个南非最大的银行均有业务)风险也很大,从而影响到公司融资。


2  投资和贸易风险情况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表示,2015年流入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下降了7%,为540亿美元,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减少更多,西非下降了18%,中非下降了36%,东非下降了2%,仅北非上升,南部非洲地区上升2%(主要因安哥拉有大量资金流入)。

展望未来,尽管2015年外国直接投资处于10年来低点,但我们预计在2016和2017年间,南非的外国直接投资将因采矿业的改善而有所增加。从历史角度来看,流入中非和西非的投资将保持低位,预计加纳将成为该区域外国投资的主要目的国,尼日利亚的外国直接投资将因安全风险、政策疲软和货币抑制政策导致的投资者信心不足而减少,整体上,加纳增加的部分资金也将因尼日利亚的减少而被抵消。

法语区外国直接投资将保持相对稳定,2015年至2017年,该区域的净资金流入平均为66亿美元。东非表现将比较积极,预计2016年将净增9%,2017年为10%。坦桑尼亚因天然气行业日益受到关注,预计将获得相当大的投资。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认为,2014年,英国仍然在非洲拥有最大的FDI存量(660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美国,中国仅排名第四。然而,近年来,中国对非投资大幅增加,使中国对非洲吸引外资而言越发重要。而且人们往往会低估中国的投资规模。虽然协议细节通常不透明,但近年来中国对非项目融资激增。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表明,非洲的中国项目贷款额几乎是2015年前投资的5倍(可能是出于中国厌恶风险的原因)。非洲也因此越来越容易受到北京的影响。

中国近年来在非洲投资的增加也意味着非洲将面临中国信贷增长紧缩的影响。中国正经历意想不到的、困难的经济转型,中国私有和国有企业信贷扩张急剧放缓,将通过商品需求和对外直接投资对非洲产生重大影响。我们预测,中国经济将顺利的从出口和投资增长向内需驱动增长转型,虽然信贷方面仍存在一些风险(特别是房地产贷款大幅放缓或损害非洲发展),但工业“硬着陆”已妥善处理。

美国近期的发展也是非洲贸易和投资前景的关键。新总统改变美国对非援助政策将成为影响非洲的主要方式。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美国是双边官方发展援助(ODA)的主要国家。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将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或削减其他支出以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如此,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可能控制其援助规模,从而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尼日利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国家产生不利影响。

非洲的决策者和企业应密切关注特朗普的贸易和发展政策。另一方面,还应考虑当选总统的保护主义立场。美国非洲贸易近年来急剧下降,主要原因是美国页岩气开发减少了对非洲原油的需求。尽管如此,一些非洲国家仍受益于“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GOA),但将受到农业和制造业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损害(尽管特朗普的目标似乎是中国和墨西哥)。


3  企业营商应注意哪些问题


企业需要意识到通货膨胀压力将影响运营成本、定价决策和消费者需求,也将推动工人对更高工资的需求。现金管理的政府也将被迫提高公用费用,企业运营成本将进一步提高。

部分政府或因评级降级而提高借款利率。南非的降级将影响公司从南非银行融资。安哥拉和尼日利亚外汇依然紧张,企业利润汇回和货物进口仍面临困难。在卢旺达、肯尼亚和科特迪瓦等努力改善营商环境的国家,商业将受到最少限制。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等国家则需要积极主动地促进增长改革,以减轻低油价的影响。


4  营商环境得到逐步改善


除上述风险外,非洲大部分国家商业环境正在逐步改善。根据世界银行的“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毛里求斯(在全球190个国家中名列第49位)继续在非洲大陆保持最佳商业环境,其次是卢旺达(第56次),摩洛哥(第68次)和博茨瓦纳(第74次)。而石油巨头尼日利亚和安哥拉分别排名第169和182位。

肯尼亚(第92位)2015年再次被评为全球十大改革者之一,是其中唯一非洲国家。卢旺达在12年前第1次进行该排名时,被评为第2,因其改革的努力,被认为比卢森堡和希腊拥有更宽松的商业环境,超过了部分发达国家。

其他非洲经济体(如部分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体)近年来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应认识到这些经济体发展基数较低。“营商环境”报告特别重视非洲国家对出版物方面的政策。为此,卢旺达总统在其政府内部设立了一个特别部门,针对世界银行的评级制度,对每个标准进行改进。采取类似策略的其他国家还有肯尼亚、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肯尼亚目标是到2020年成为世界第50名。

在所有这些国家,行政改革将使营商更为便利。

不过非洲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垫底。但世界银行的调查结果再次强调了非洲的多样性,地理、经济规模与商业环境的差异。展望未来,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及其对非洲经济的不利影响反而可以作为其振兴改革的催化剂。许多依靠自然资源的国家,特别是西部和南部非洲国家,现在被迫改善其商业环境以支持私营经济发展。其他相对缺乏自然资源的国家,例如东非国家,必须专注于改善其商业环境,将继续在这方面取得进展。虽然这些国家均面临各自挑战,但卢旺达和肯尼亚等国家已证明改革在中期内是如何取得成功的。


5  2017年至2018年非洲前景展望

鉴于南非的经济规模,其对南部非洲地区的增长前景有很大影响。2016年南非GDP增长预测接近于零,尽管南部非洲其他经济体预计有相对健康的增长率,但预计该地区整体同期将增长不到1%。

莫桑比克因多起债务丑闻导致严重通货膨胀、货币大幅贬值,最初预测其2016年经济增长率将超过7%,但最新预测将只有4.3%。预计南部非洲地区的经济在2017年将略有增长,但仍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1.7%。

中西部非洲地区经济前景依然疲软。预计尼日利亚将因严重的外汇短缺、政策反应慢以及尼日尔三角洲的安全威胁导致的削减石油产量下降,在2016年下降1.4%。2017年通过借款扩大资金来源,增加财政支出,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经济活动,有望增长1.5%。加纳预计2016年增长率将下降至3.7%,但由于石油产量急剧上升,2017年将强劲反弹,预测增长5.5%。

与此同时,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拖垮了刚果民主共和国(DRC),矿业部门盈利水平下降增加了压力,并最终向下游产业溢出,导致失业。

非洲各区域的增长前景仍然不同,中部和西部非洲在与大宗商品需求疲软斗争时,东非经济多样化向好。

东非是非洲增长最快的地区,发展前景乐观。肯尼亚的增长前景在最近几个月有所改善,旅游业从恐怖袭击和旅行警告的影响中得到恢复,中央银行在最近几个月放宽了货币政策,预计2016年将增长5.9%。

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将保持强劲,有利的人口结构将刺激服务业。卢旺达经济则由于外汇压力(主要是由于采矿出口减少)而略有恶化,但预计仍将增长超过6%。

在乌干达,通货膨胀率下降和增长放缓促使中央银行放宽货币政策,对营商环境产生了积极影响,基础设施支出将是未来几年增长的主要动力。

低油价环境将继续影响整个法语经济区,尤其是中非经济和货币共同体(CEMAC)的国家,大多数是石油净出口国。对于像加蓬这样的经济体,经济增长前景较差。喀麦隆因石油产量增加表现出对石油价格冲击的弹性。塞内加尔和科特迪瓦中期前景较好,预计在各自改革背景下中期内可实现强劲增长。(臧洪朝)